《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85|回复: 2

我认识到的鲁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7 22: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一段时间去网上搜了一下,有人说鲁迅是汉奸,但也仅仅是猜测,没有实据。

鲁迅本质上是个诗人,而他本质上的反传统性格,又使他不能像许多的中国人那样,做到“大肚能容天下事”的做人的中庸之道,这可能是鲁迅容易得罪人的地方,但我相信鲁迅是就事论事,他未必真的会去仇视哪一个人。从另一方面说,鲁迅如果真的能够得过且过,不辨黑白是非,那也就没有鲁迅了。

网上有人说;“如果鲁迅活到日本人侵略中国,可能也会向他的弟弟周作人那样做汉奸”。显然这不符合逻辑,如果是个汉奸或特务,他会因为自己终于或者即将结束了“潜伏”任务,而欣喜若狂,或者多活二十年。
我们知道,鲁迅是学医的,不论鲁迅的医术如何,这种专业的学习也必将潜在地影响到他的人生态度。可以不夸张地说,弃医的鲁迅在为他的这个中华民族找出病根,找出痼疾所在,在开药方。从医者的角度来说,这是在寻求一种善的结果,或者说他是在期待着那个被称作“东亚病夫”的国家和人民,能够觉察和丢弃某种腐朽的东西,而走向健康与复兴,因为所谓的“东亚病夫”首先是国民的一种精神疾病。

我是偶尔读到了鲁迅的《药》那篇小说,想想秋瑾,那个为她的民众谋福利而死的人,不但得不到任何的理解和感激,却是被那些她所救助的人,以她的死来做人血馒头。想想这些秋瑾会不会寒心,那些为此努力的人会不会寒心,鲁迅会不会寒心?而这不是我无端地推测,因为这篇小说的名字叫“药”。

现在有没有这种情况,我想说:“有”。改革开放以来,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些人,用那句话说,就是:“端起筷子叨肉,放下筷子骂娘”,没有人权的时候不敢言语,有了人权的时候却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改变,却只知道敢于骂娘了,骂的却是给其带来改变的人,用一句话说真的就是一种“奴性的放荡”。腐败当然要反,但也应该看到改革开放以来民众生活的极大改善与实惠。任何时代都会有腐败,腐败的真正根源来自人心。可以说一些中国人之所以没有腐败,是因为他没有得到腐败的机会。以现在而言,大到文学评奖,小到一个论坛,人们关注的更多的是人情关系,甚至是“站队”,说你行再差的作品也行,说你不行,再好的作品也没用。许多人在指责别人的时候也许不会想到,大巫怎么来的,小巫又是怎么回事。而推动这一切的是谁?简单说:就是这里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参与者,或者说是这里的“人心”所向,这样来看,区别也只是腐败的场地不同罢了!

从这方面来说,鲁迅无疑更像是抑郁而终,因为他想要医治的国民精神痼疾固执与强大到让他感到绝望和无望,或者鲁迅已经感受到以这样的一些国民如何去与当时亚洲强大的敌人日本去抗衡。
这如一些资料所记载的那样,一个侦察队就能占领我们的一个中型城市,一听鬼子要来,不管是国军还百姓,早已跑到了三十里之外,不知那时的人们想没想到,中国有多大,人们还能退到哪里?以东北军而言,他们丢失的不仅是东三省广饶的国土,还有二三百架飞机,几千门大炮和几十个师的装备,仅从这方面说,对张学良以资敌罪进行起诉都不为过。是的决定战争胜负的首要因素是人而不是装备。
这方面还有作家萧红,从她的文字间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死后的安详。是的,从绝望到心“死”,她所能做到的就是:“见证历史”,让更多的人们从中去思考这种“人”的历史和健康愿望的困境,不管还要等待多长时间多久并且没有期望能够看到那一天。

对此,我们也很难想象日本人会雇用这样一个,潜心为那个他们敌对的国家的民众的精神改善与强大而呕心沥血,而真诚地潜心思考的“特工”或者“汉奸”---鲁迅。

“战士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现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到是不小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
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
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鲁迅《战士与苍蝇》)

今天翻书的时候,偶尔读到了鲁迅先生的这段话,竟有一种历史不幸被鲁迅言中了的感觉。现在是公园一九二几年还是二零一三年,国民的人心究竟前进了多少!


2014.09.07

----------------------------------------------

[ 本帖最后由 新泽飞翔 于 2014-9-9 11:19 编辑 ]
发表于 2017-3-30 14: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学者——都会懂得鲁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2 09: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新泽飞翔说的够明确了。可是,你们偏偏还是搞不清凉。
新文是这样讲的:
【......仅从语言的语音出发,而无法正确地对语言的这两个基本要素的取舍做出判断,也没有弄清语音仅仅是语义的一个载体,一个可替换的载体。同时又面对了语言这种命名的约定俗成的事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

GMT+8, 2017-4-23 22: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